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人工智能石天方博客时代,大部分人将沦为无用阶级?.

  人工智能一经产生,从一个美丽得让人遐想无边的比喻名词开始,渐渐被那些充满着理想主义的科技型作家、评论家们推举、联想,进而进入科幻小说与科幻电影,从而塑造了一种浪漫、英雄主义的情怀和文化,如电影《人工智能》《我,机器人》《G型神探》《钢铁侠》《环太平洋》与《超人》等,这种文化深入人心。

  然后,随着人工智能开始在下棋、抢答等技艺上超过人类,人工智能的文化开始正式向担忧与恐怖蔓延,如《2010太空漫游》《终结者》系列、《超体》等,这种对未来不可把控的忧郁与惧怕的心理进而形成了对“强人工智能”或“超强人工智能”(这两种人工智能如今本身都不存在)如神魔般的顶礼膜拜,其中不乏精英与商人们的推波助澜。当然,这其中也交织着巨大的商业利益的诱惑和驱动。

  实际上,当我们冷静下来,才发现,人们过度解读了“人工智能”的“智能”。而被认为是模拟人类且最与人类相似,进而最容易替代人类的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增强学习与对抗学等本身及其所依托的人工神经网络等几乎都是一种严重隐去“中间巨大差距”的比喻。

  人工智能的“通用学习”能力连一个两三岁的小孩都不如,甚至与他们存在几何级数的差距。那么机器为何又能在下棋、搜索、人脸识别与语音识别等方面远远超过人类呢?

 石天方博客 这是因为这些单一或少量维度方面的优势是在人类几乎变态地狂虐了计算机超常计算能力的结果,且并非就容易或可以“通用”。

  就如刀子比你锋利、子弹比你快、原子弹比你更具破坏力一样,它们的优势都是单边的,而你要刀子缝衣、子弹绣花、原子弹做饭,那肯定是不能的(单一而非通用),而刀具、子弹与原子弹都是工具的原因就在于它们没有“智慧”,归根结底是没有“意识”。而人工智能的“智能”也是一种机械性的智能,即便被认为是最像人类学习的增强学习与对抗学习,也是程序式的学习“智能”,而非人类或其他高级的另类“智能”,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突破“意识”这一道星河的。

  突破意识,是很多权威机构、人士最为担心的,也是人们相信或崇拜人工智能定会替代人类、控制乃至奴役人类的关键因素之所在。

  事实上,不破意识的“智能”就只能是一种工具。

  既然人工智能仅仅就是一种工具(其少许维度的超级能力,至少会长久性地将其困限于工具范畴),那么,有关“人工智能将统治甚至奴役人类”的所有担心与预测就被定格在想象与虚无阶段了,这就打消了所有人对“未来机器不可控”的最大顾虑。这是一道“红线”,人工智能是很难甚至几乎不可能逾越的。

  另外,在科技更替、革新的过程中,必然有很多落后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被淘汰,新的行业与工种的诞生。对此,很多人认为这次或许与以往不同,似乎诞生的新工种、新工作或将远远难敌将被淘汰掉的工种与工作,正如前面所列举的众多权威机构的预测一样。由于人们有着安于“习惯”的天生惰性,这与技术大变革形成激烈冲突的结果和表现就是“重新洗牌”,很多安于现状的、落后的思想和意识将被洗涤、被换新。

  实际上,像“人工智能将替代人类”这类思想,都或多或少地浸润着安于现状而对未来恐惧的意识,这与过往历次大变革期间那些因“恋旧而害怕未来”的众多深得人心的思想一样,仅仅就是“新瓶装老酒”,其迂腐与陈旧的性质,没有实质上的改变。不论多少人,多么“权威”的人或机构鼓吹,这类思想终将逃不出被更新与石凉档案解密十大悍匪被淘汰的命运。纵观在历次大变革的关键时刻,似乎往往总是少数人看到了本质,这也是一种惯例。

  在“人类大多数将会被替代、沦为无用”的澎湃巨浪般的预测与断言似乎席卷一切的态势下,我们也看到了几叶违天的小舟,乘风破浪……

  2017年1月10日,战略管理咨询领域公认的先驱,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了《数字经济下的就业与人才研究报告》(上篇:《迈向2035:4亿数字经济就业的未来》,下篇:《迈向2035:攻克数字经济下的人才战略》)。该公司擅长立足企业视角去联动社会经济的分析,与某些向上偏重于理论而向下又奔向另一个极擅长“投社会所好”(比如对大众人群的调研时忽视了趋同心理偏差)等两极研究论者可比。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企业这个事物因太过普遍,往往让人容易忽视了它在“高大上”经济、金融概念中的核心与中坚作用,由于它独享经济、金融载体与纽带(非中枢)的角色,所以,企业才是一切社会经济、金融真正的中流砥柱与晴雨表。

  波士顿公司的报告通过e-GDP指标,以货币价值量化数字经济整体规模,在假设e-GDP中各部分的劳动人口产出率相同,且从2015年后以年均6%的增速增长,以此计算带动的就业规模,对中国做出了预测:2035年中国整体数字经济规模接近16万亿美元,数字经济渗透率为48%,总就业容量达4.15亿。其中,阿里巴巴经济体就业规模将超过1亿人(全球将会与中国的情况一样,在让部分产业、工种消失的同时,却带来了更多的产业与工种的机会)。同时,报告还前瞻了两大趋势:

  一是新制造不会缩减反而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波士顿咨询公司认为,机器智能化并不能完全取代人,而是部分取代并提升效率,受益于新制造中的智能机器将应用于每个制造子行业,智能机械制造业本身将迎来繁荣,并带来规模化就业,因此,新制造在短期内并不会大规模缩减整体就业需求,反而会创造更多、更广、更具价值的就业机会,并倒逼就业人群技能的提升。同时,新制造能带动产业升级、刺激行业竞争、降低工业忘羡产奶h品价格、创造更大的市场,从而间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二是每个人都有无差别接入全球性工作的机会。

  由于协同生产关系及机器取代体力劳动带来的就业范围扩张,将为更广泛的人群带来无差别的就业机会。所以,机器智能化及平台就业使就业者的身体素质、所处地域不再构成制约,不论是身处偏远地区的个人还是小型化组织,都将无差别地接入全球性的工作机会。例如,Upwork、猪八戒网等自由就业平台使远程工作成为可能,并帮助发展中国家低成本技能劳动力获得来自发达国家的工作任务;又如,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汇聚15000家“淘工厂”,形成众多加工产业群,带动包括18个处于国家级贫困县在内的1311个“淘宝村”的发展与就业等。显然,这类新经济模式的诞生与发展,在强化劳动者一视同仁理念的前提下将极大地刺激全球化人种、人群的协同工作与就业。

  如上结论,虽然在假定中国年均6%增速的GDP和各部门劳动人口具有相同产出率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变数,也存在其他一些争议,但是,作为一种预测,得出如此乐观的结论,几乎是对前述诸如达沃斯论坛预测、世界银行预测、美国总统科技经济顾问预测与EESC等权威机构预测的主要观点的彻底否决,确实超乎寻常。更为重要的是,波士顿的那种不人云亦云,特别视觉下对未来经济与就业两大趋势的敏锐捕捉,有如鹰眼般的锐利与独到,似乎开始触及到了问题的实质或本质,似乎也具备了在历次大变革时期那些有着远见卓识的“少数派”的特质。

  波士顿这样的少数派的加入,让这次以智能化、信息化为核心的技术大变革(又称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未来就业市场前景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判断。如果换个角度去理解的话,这两派的观点实际上都是没有问题的:

  多数派主要强调这次大变革的过程,或许过分悲观地评估了过渡期的威胁;少数派则更加注重这次变革的机会和所带来的综合性结果。

  然而,问题就出在:一些人对人工智能这个行业技术了解得不多或不够深入,另一些专业人士却认为机器可能会突破“意识”,他们所形成的误解三字经儿歌歌词与误判导致的结果就过分夸大了人工智能的“智能”,制造出了人工智能将全面替代人类,从而让绝大多数人将沦为无用阶级的预测与论断,甚至炮制出了“强人工种智能”和“超强人工智能”这些子虚乌有的概念和物种。

  事实上,机器是不可能突破人类连门都未曾摸着的“意识”的这一精神巨沟的,正如前文所说:不破意识的一切科技只能是工具,包括人工智能、算法与数据挖掘等。既然是工具,那么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全面代替人类的,更不可能统治、奴役人类。而只能帮助人类提高工作效率,帮助人类去做那些简单、重复性、没有创意的、“通用(跨领域的复杂逻辑推理、丰富的想象、跨界组合思维、情感交织下的冲动或理智举动、判断等)智力”运用很少的工种,当然,这类工种确实很多。

  在前述“多数派报告”中,最让人们担心的事情就是如今很多工种、工作将很快被自动化的人工智能所替代。

  以美国为例,许多权威机构都认同在未来10~20年,美国有47%的就业人口可能会面临失业风险。这里引用牛津大学马丁学院的技术与就业项目评估报告,涵盖了自动化风险(被人工智能替代)最低和自动化风险最高的职业。其中,0分表示完全没有风险,1分表示该工作存在被某种计算机即人工智能替代的一定风险。

  自动化风险(被人工智能替代)最高的职业如下:

  电话销售员,概率是0.99;

  报税代理人,概率是0.99;

  保险鉴定、车辆定损人员,概率是0.98;

  裁判和其他赛事官员,概率是0.98;

  法律秘书,概率是0.98;

  餐馆、休息室和咖啡店工作人员,概率是0.97;

  房产经纪人,概率是0.97;

  农场劳务承包商,概率是0.97;

  秘书和行政助手(法律、医疗和高管助手除外),概率是0.96;

  快递员,概率是 0.94。

  而自动化风险(被人工智能替代)最低的职业如下:

  与精神健康和药物滥用相关的社会工作者,概率是0.0031;

  编舞人员,概率是0.004;

  内外科医生,概率是0.0042;

  心理学家,概率是0.0043;

  人力资源管理者,概率是0.0055;

  计算机系统分析师,概率是0.0065;

  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概率是0.0077;

  海洋工程师和造船工程师,概率是0.01;

  销售管理者,概率是0.013;

  首席执行官,概率是0.015。

  如上统计,我们可以看出:最容易被自动化(人工智能)替代的工种往往具有重复性、缺乏创意、更多趋向于机械模式的特点,这些工种大多数都集中在具有中、低等技能水平且工资水平较低的人群,而这正好就是机器自动化(人工智能)的长项。

  不容易替代的职业的特点主要涉及复杂的逻辑思维与判断、富有创造性、复杂经验的积累、丰富情感的融合、对艺术的理解与创造等特点。而且,上述报告数据显示,前者的替代性非常高,后者根本就不可能被替代,这也强化了这一观点: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全面替代人类的,至少在其能预测到的期限内。

  当然,我们依旧坚持并再次强调:

  在不破意识的情况下,机器是永远都不能全面替代人类的,它们只能是人类使用的工具而已。

  文章节选自《新未来简史: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陷阱与数字化生活》

  《新未来简史》旨在颠覆过往绝大多数有关人类未来的预测与推断,最大限度地靠近事物的本原。以特有近乎刁钻的视觉、博杂的知识、激情的文风和严密的逻辑,联动前沿科技(如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黑科技)与社会、自然、经济、金融、人文、历史以及人性驱动下的人类竞争、价值创造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与推演,展现出"气势恢宏、磅礴瑰丽”的未来价值场景。

  其中,本书率先提出"大数据悖论、算法马甲、科技道德定律、资本科技悖论、大生态人力论、分工悖论,互联网将被替代、人工智能让人最终摆脱无用阶级、追算你的9倍价值、未来人类演进9大范式”等独到的观念或理论,极具"颠覆”性,有利于人生、事业的未来布局。

  作者简介

  王 骥

  跨界高产作者,场外金融、资本市场专家。

  对社会、人类的未来趋势有着近20年的关注与研究,擅长将前沿科技联动社会、自然、人文、历史、经济、金融、资本与人性驱动下的竞争、价值创造等进行深入思考,常常能从被人忽视的微小端倪中发现、发掘出无限广阔、气势磅礴的价值场景与空间,并能以特殊视角洞悉某些靠近事物本质、本原的东西。

  曾创作过50余首诗歌,著有13部金融资本、自然科学与管理类图书,所著图书曾不少于两年半的时间连续稳居京东“新三板”(场外资本市场)类图书销售排行榜首,曾有4部书籍填补国内资本相关行业图书的空白。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人工智能石天方博客时代,大部分人将沦为无用阶级?.
  • 5G将会为人工智能带来什么改变?qqmailplugin.
  • 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二嫁法医小妾召开,提出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
  • 剑网3指尖江湖poreverCJ展台首曝暗荣加盟COS.
  • 邮储银行:党建工作成为推伊朗导弹动发展的“红色动力”.
  • 最新评论